蘭叫王

作者:89根屌

北區的七星街,固定每星期三下午四點開始,有許多小型業者或攤販,甚至無照無牌私自栽種的個體戶,都會聚集在這條街上的人行道擺攤賣蘭花,當然大家都希望能為此賺些錢,但許多玩家純分享種栽經驗,比美比特殊滿足虛榮心的,更不在少數,而在眾多小販裡,有位叫丟搞輝,他的蘭花比誰都大都漂亮,也是最會叫賣,因此有了「蘭叫王」的封號,在當地走到哪隨便問個人「丟搞輝你認識嗎?」,他們都會說「他就是北七的蘭叫王!!」。

在蘭叫王丟搞輝對面有位擺攤的,他叫豬大腸,丟搞輝總是會跟客人調侃對面的「你看對面那個專賣白蘭花的,大家都叫他白爛王~~~呵呵呵…」客人不解丟搞輝的幽默,也跟著丟搞輝「呵呵,是哦~」笑的離開了。空檔的時候,丟搞輝過去跟今天完全沒生意的豬大腸關心一下業績,蹲在小凳上無聊看著書的豬大腸知道丟搞輝走了過來,但並沒有想打招呼的意思,「白爛A,你白蘭花賣的如何?」丟搞輝笑的問豬大腸,豬大腸低著頭故作鎮定看他的書,「哇,你的白蘭花好美啊,可惜大家不懂的欣賞~~~」丟搞輝假仙說著,豬大腸低著頭眼睛往上瞄了丟搞輝一下,再瞄一下左右兩邊,然後繼續保持沉默看著書,「哇塞!這株的白蘭花開的最~~大最~~~白…」丟搞輝不管豬大腸有沒有回應他,開始評論著對方的白蘭花,此時,豬大腸將書合上「啪」的一聲,冷淡的說出一句話,當場讓丟搞輝傻到說不出話來「你白痴啊,我賣的都是仙人掌」…。

有點搞不清楚的丟搞輝,回神仔細看了一下,還真的是仙人掌,「你這樣不對,今天(星期三)大家都賣蘭花,你賣仙人掌…」丟搞輝逮到機會反擊說著,「今天是禮拜二…」豬大腸好像知道丟搞輝要講什麼緊接著回應,丟搞輝被提醒了一下,再度回神看了四周,發現只有他們兩攤…。丟搞輝有點被搞混了,抓著頭不解的走回他的攤位,結果他發現自己賣的是「檳榔」…,往上看大大閃爍的招牌「嘎蘭叫檳榔王」,此時的丟搞輝已經僵在那直冒冷汗,因為他感覺到他身上穿著少許些,不敢往自己身上看,他怕身上穿的不是他所能想像的奇裝異服,而且他正在搞清楚自己是不是在賣檳榔的西施…。

蘭叫王的丟搞輝,穿著丁字褲踩著超高的高根鞋,搖著屁股走進檳榔攤,他似乎認命當個檳榔西施了,坐在高腳椅包著檳榔,檳榔攤後面的小房間走出一個彪形大漢,留著黑人的爆炸頭身上刺龍刺鳳的,拿著50cm超大的針筒,叫丟搞輝站起來,丟搞輝不解他要幹嘛,但因為太兇悍了,所以只能乖乖服從,「趴在桌上!」大漢命令著,丟搞輝馬上趴在桌上,他驚恐的臉似乎知道不妙了,求助的眼神看著對面的豬大腸,豬大腸似乎也看到丟搞輝的異常舉動。大漢拔斷丁字褲直接將針筒狠狠插入肛門,「啊!~~~~~」丟搞輝痛的大叫,大漢硬灌了不明液體進去…,並說「 我灌了安毒進去你肛門,馬上搭飛機去無錫,幫我送去」說完隨後丟了兩佰在丟搞輝背上就進屋裡。丟搞輝不知道該怎麼辦,因為他想拉屎,拉出來不就什麼都沒了,還送安毒咧…,呆滯的眼神望著豬大腸,但此時的豬大腸早緩慢走了過來,丟搞輝不期待接下來還有什麼事發生,因為仙人掌看成白蘭花,禮拜二看成禮拜三,自己當西施賣檳榔也不知道,這一切都發生的太奇怪了。豬大腸進到攤子裡,手拿了一罐白蘭氏雞精給向丟搞輝「你太累了,喝下去吧」。

丟搞輝像被耍的團團轉一般,早不相信眼前的所有事情,傻傻望著豬大腸,在看著白蘭氏雞精,回問「這真的是雞精嗎?你不要拿尿給我咧…」,豬大腸笑了一下,放在桌上走回自己的攤位去,丟搞輝無法理解前眼的所有事情,只能順著豬大腸的好意喝下雞精,喝下去之後,丟搞輝像重開機一樣,揉了一下眼睛張開眼睛「靠北!這不是六宿…」,丟搞輝彷彿搞懂眼前的幻象可能是太累所造成的,但……他還是無法知道「究竟是誰趁機捅他屁眼的」,屁眼有些疼痛的丟搞輝,摸著屁股望著同寢只剩下他跟隔壁呼呼大睡的同寢室友Orange……。

END


註1. 六宿:丟搞輝大學時的第六男宿舍簡稱。
註2. Orange:外號叫Orange的室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