起秋的愛情童話 第七話:結局

作者:89根屌

「媽的,星期一早上要開會…」丟搞輝希望那天可以再見到佩雲姐,可是遇到開會,而且這次的會議又非常重要,要報告及交接他這三個多月來的工作事宜。會議開到中午12點,丟搞急忙的跑去人事室,「10點就辦一辦離開了」人事小姐如此說,丟搞聽了狂奔出去找麗珠姐,「麗珠姐,我要怎麼找到佩雲姐…」,「她搭12點半的火車,快去啊!」麗珠知道丟搞會問她佩雲的事…。

佩雲姐跟著麗珠和其他作業員同事道別後,就離開工廠,要到一個新的地方重生,一個讓回憶找不到她的地方。丟搞騎著同事的摩拖車飛奔到火車站,已經12點10分了,工廠到火車站的車程要30分鐘以上,丟搞不管來不來的急,想見佩雲姐的心情是任何事都無法阻擋的,只管用力的加速油門。看到了,遠遠的火車站就在眼前了,但停靠在月台的火車已鳴笛了,「幹!!!!!!!」丟搞輝丟搞般的吼著,希望火車因他的怒吼而嚇到停止,不過,怎麼可能。(笑)

飛奔進了火車站,跑到月台喊著「佩雲!佩雲!」,火車已關門緩慢的始動了,丟搞追著火車,邊喊著她名邊看著窗戶有無她的身影,月台已到了盡頭,趴跪在地上看著火車愈來愈遠,愈來愈遠,失望的丟搞難過的放棄了……。唉~從沒看過如此痴情的丟搞輝,就算要他吃屎才能看到佩雲姐,他也願意吧!

丟搞精疲力盡的起身,難過的準備離開,轉身時,看到對面月台,一個穿著連身裙雙手提著包包,水汪汪的望著他,「是佩雲姐」丟搞以為自己作夢的遲疑一下,「佩雲姐!」丟搞追了過去,為了不再追丟了,直接穿過鐵軌跳上月台,一把抱住的佩雲姐,佩雲姐也丟下包包哭著雙眼雙手迎著跑向自己的丟搞,兩人又重逢!「不要走啊!」丟搞哭喊著…………,結果突然一把掌「啪!」打醒了丟搞,原來是丟搞錯覺,他看錯人了,也抱錯人了…是個路人甲的正妹。此時,佩雲姐才從廁所走了出來,看到丟搞輝,丟搞輝這下理智了,「是佩雲姐沒錯!」丟搞小心翼翼的確認,佩雲姐看著丟搞知道自己躲不掉,而且也該好好的跟他道別。

「妳班次不是12點半的?」丟搞不好意思的問,「是12點50的,剛那一班只是車次掉度,暫時停靠的…」佩雲平靜的解釋道。當真的見面時,好像得來不意似,反而不太敢說什麼,欲言又止,又怕說錯什麼,搞的丟搞不知如何開口,可能剛剛的激情用光了吧!「對了,這個送妳…」丟搞從口袋拿出了蘭花樣的別針,給向佩雲姐,「要離開了,也要先說一下…」丟搞知道說再多也回不去了,佩雲姐不好意思的點點頭。12點50的那班次來了…,丟搞開始緊張了,因為時間不夠用,有太多話想說。

佩雲姐從丟搞手上接了別針道謝後,也從包包裡拿一個東西出來,這個東西是支手錶,「之前出去玩,我看你的手錶壞了,一直想幫你買新的…,但一直沒機會給你…」佩雲姐拿著新手錶給向丟搞,丟搞接了過去「嗯…哦…嗯…」丟搞一副感謝,但又希望接過來的東西,是這個曾經愛過的人,一切都無法回去了,只能認清事實。「那我上車了…」佩雲姐道,「嗯…保重了…」丟搞很勉強的回應…,兩人兩眼相望著。火車鳴笛了,丟搞身體不捨的抽動一下,但沒辦法了,只能祝福她,「拜拜,再見,保重了」含著淚的丟搞揮著手,此時,剛剛一開始都表現平靜的佩雲姐,淚崩了「保重了,要好好照顧身體」從車窗揮著手向丟搞喊著道別,丟搞輝一直揮著手,脖子伸的跟長頸鹿一樣長,望到火車不見才結束。

「還有機會再見面嗎?」丟搞輝內心想著。一路上走著回工廠,緊握著手上的手錶,不時盯著手錶想起佩雲姐的一切,她的唇,她的笑容,她的身體,她的胸部…。丟搞走到工廠後才想到同事的機車在火車站,不過算了,那不是重點。在南部的支援結束了,丟搞輝要回到台北的崗位,南部的旅途告一段落,和那邊的主管、同事道別後,坐上火車離開這個令人難忘的傷心地。「夕陽好美啊…」丟搞望著車窗外的夕陽說著…。

回到台北後,心境又不同了,看著好久沒回來的繁華都市,滿街正妹辣妹走著,很快的心情又好起來了,不愉快傷心的南部之旅早拋遠遠的,「對了,那個會計妹…」丟搞突然想起來這號人物,像是充滿希望似的復活了。隔天是假日,過完這個假日才需回台北崗位報到,但認真的丟搞輝希望能先回公司弄一下東西,希望回去後能夠馬上接續台北的工作。到了公司,坐上自己的舊位置,發呆了一下,想著三個月前自己是什麼樣,三個月後的自己似乎心靈上成長了一些,突然望著會計小姐的位置,「對了,她叫什麼名字啊?」,好奇的丟搞馬上走了過去…,結果丟搞輝傻住了,「馬莜嵐」。

丟搞輝不確定佩雲姐口中的女兒「馬小蘭」,是不是跟這個「馬莜嵐」是同個人,畢竟佩雲姐給她看的照片,是當時還是國小的小女孩。此時,旁邊的主管辦公室傳來吵雜聲,丟搞以為遭小偷了,小心翼翼的開門察看,結果………「馬莜嵐正幫主管Bowjob!」...。幹,丟搞輝憤而離職,最後跑去誼X思任職系統工程師!之後的丟搞輝,開始變的跟佩雲姐一樣,不願提起,也不願告訴任何人,那段前公司任職時發生的事情。。。。。

EN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