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上不該愛的

悲傷愛情故事系列.作者:89根屌

像在等好時辰開壇一樣,午夜整點零點零零一到,丟搞輝帶著愉悅的心情,不慌不忙有如掌握全場節奏般的拿起手機,期待卻又冷靜的播打給正在別縣市生活的新愛慕對象-范巧米小姐。這通電話比平常都還晚打些,這種計劃性的播打,相信任誰都猜的到其目的。「喂,小米,不好意思,妳睡了嗎?」電話那頭接起後,丟搞輝戰戰兢兢的先客套問侯,「哦,還沒耶!」電話那頭帶點吵鬧的背景聲,丟搞輝的問侯顯的有點多餘,外號小米的范巧米聲音甜美清亮的回答丟搞輝,丟搞輝聽到小米如此精神抖搜,彷彿像迫不及待接聽愛人打來的語氣,丟搞輝那一開始忐忑不安的心情也就放下了,戀愛的心情隨之High了起來。「那個…生日快樂」丟搞輝帶點不好意思的說出,想給小米一個驚喜,「呵,謝謝你!」突如其來的祝福,確實讓小米有點驚訝,丟搞輝的目的也算達成。

「呵,我應該是第一個先祝福的吧…!?」既然已豁出去,就繼續厚著臉追擊的丟搞輝,覺得一切都照計劃進行而得意的問著,「…厄……呵…應該…是……吧……」單純又善良的小米不知如何說謊,又怕傷了丟搞輝的心,支支吾吾的敷衍回應,「你今天好嗎?」小米不希望祝福的話題繼續,而反問著丟搞輝,從小米的語氣再加上吵鬧的背景聲,丟搞輝似乎感受到自己應該不是第一個祝福她的,心想著電話那頭的吵鬧,疑惑著看著手錶故作陣定的邊回應「今天哦,還好…啦」丟搞輝似乎知道小米正在跟他朋友們一起慶祝。本來愉快的心情,瞬間顯的有些失落,失落的心情有點影響他接下來的對話,突然不知道該聊什麼好,只能隨著小米的話夾子硬著(龜)頭(包)皮找話題說。不過這樣的氣氛通話也不會長久,彼此都不知道該聊些什麼,沒重點沒激情,再加上可能在慶祝的小米,似乎也沒啥心情講電話,很會替他人找想的丟搞輝也了解到這點,最後沒說個五分鐘便草草結束這通不該播打的電話。

躺在床上的丟搞輝,暗暗的房間,對著天花板發呆,冷清的空氣瀰漫著,此刻的心情:「糟.透.了」。沒想到這通計劃好的生日祝福電話,結局是如此的難堪,丟搞輝不認同不甘心的皺著眉頭在床上輾轉著,「幹,台北台中時差是差多少?林娘咧…」、「算了,別人近水樓台,早個一秒射出…不…是說出,就是比我快…」、「我對她來說只是普通朋友吧,在普通不過了…」、「她身邊應該有追求者吧?臉像平板那麼方那麼大,還有人要?」、「難說,很多人是看內心不是看外表的…」、「當初就找個level低的,想說沒人搶,結果…」、「我好像傻瓜!男子漢的尊嚴被自己蹧踏了」丟搞輝沮喪的亂想,「今晚又要失眠了」。凌晨兩點多的丟搞輝依然睡不著,原本平常和小米的每日通話,最後都能讓丟搞輝帶著好心情入睡,「今天是妳的日子,卻也是我最難受的日子」丟搞輝邊起身邊懊惱著,「反正明天是假日」打量睡不著後想做啥事打發的丟搞輝,穿上衣服出門到便利商店買些宵夜,想邊吃邊看電影轉換一下心情。拿了些關東煮和飲料到樻檯結帳,「這麼晚還不睡?」大夜班的店員問著,丟搞輝是這商店的主顧客,喜歡交友的他跟大夜店員混的有些熟,「唉,失眠啦…」丟搞輝隨便搪塞,「狗屁,看你一臉失戀樣…」大夜店員吐糟著,「靠腰,你怎麼知?」丟搞輝想求拍拍的先承認了。

凌晨這段時間沒客人光顧,閒的發慌的大夜,也想找個人聊天,丟搞輝索性也在店裡邊吃邊訴苦。「她是我同事女友介紹的…」丟搞輝拿起智慧型手機翻起相片找給大夜看小米的照片,看到小米本人的照片大夜突然不語,望了一下丟搞輝,又看了一下手機裡的照片,不時用食指翻了翻相片,不解的眼神讓丟搞輝有些慌張的緩夾「她長的沒那麼優啦,臉很大,嘴巴也有點大…,稱不上正妹…,不過皮膚蠻白皙的…」,大夜似乎也不管丟搞輝說啥,皺著眉頭自顧自的翻相片看,像看到不可思議的畫面似的,有點心神不寧的大夜將手機轉給丟搞輝看,確認性的問道「這個就是你說的小米小姐,你喜歡的人?」,「對啊,幹嘛了?」丟搞輝膽心大夜認識這女的緊張的反問,突然大夜帶著不解及氣憤的說「這只不過是他媽的小米手機上戴頂假髮,你說是你喜歡的人?幹林涼,你是有幻想症?還是在整我?」,丟搞輝似懂非懂大夜的突如其來的話,馬上把手機拿了回來看了他所謂愛慕對象小米小姐的相片,「幹!怎麼都是小米機的手機相片!?!?!?」,丟搞輝好像在路邊尿尿破解鬼打牆幻覺的濃霧中走出來般的回神,不敢置信眼前所看到的真相,拚命來回翻遍整個手機的相簿資料夾,包含所有A圖檔,最後僵著身子傻在那的丟搞輝,不解的想著所有經歷過的一切,從同事的介紹、和小米的接觸、平日與小米的來電,以及確認此時此刻的自己是不是在作夢中,丟搞輝通通都在重新理解著。

看著丟搞輝失神的大夜,拍了拍丟搞輝的背安慰著「你可能太累了,鬼月到了,衰小的人比較容易遇到…」,此時的丟搞輝突然摀著臉崩潰的放聲痛哭,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大夜,膽心到緊張的他只能盡量的安撫「幹嘛了,怎麼了嗎?別哭了啦,哭三小啦…」,丟搞輝哭哭啼啼哽咽說著「我竟然…我竟然………嗚嗚」,「沒關係,說出來吧…」大夜鼓勵著想知道整件事的原由,「我………他媽的竟然…竟然…竟然對著小米手機………尻起槍來……嗚嗚…」,「我竟然對著手機照片打手槍…嗚嗚…傳出去,我要怎麼見人……」,在那黑黑暗暗的巷道內唯一明亮的便利商店,店內沒有其他客人,只有大夜和痛哭的丟搞輝,哭泣的聲音使得黑夜的巷弄顯的更是凄涼。

「他媽的這是重點嗎?你不講誰知道…」聽到只為這種蠢事而放聲痛哭,表現很不屑的大夜,冷冷的眼神和一付要拍不拍的持續拍著丟搞輝的背,無奈的繼續安慰,淡淡的說著「放心...我不會說出去.....(幹)」。

EN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