國家公園原始部落一級保護區

作者:89根屌

佔領立法院的學生們,得不到他們的訴求對象暨政府領導人馬先生的回應,第二波抗議攻勢準備將在國會殿堂上召集「百男百女瘋狂做愛」向馬先生施壓,並網路連線LIVE放送全世界,此舉絕對會吸引更多的公民前來參加, 讓更多人聲援這場抗議活動,而且還會得到更多的國際關注,主打著「在民主最高殿堂上百人齊做愛」的爆點,連A片王國日本都派劇組人員前來觀摩,這些學生堅定的誓言:「得不到馬先生的正面回應和道歉,絕不抽離...... 不對,是"離開"立法院」。

百日過去了,這些學生還是不肯撤出立法院,馬先生召見立法院長商討,「國會不能癱瘓,一定要運作,所以再這樣下去,不如另外蓋一間立法院比較快....」馬先生說道。就這樣,經過朝野一致通過,政府放棄對學生強制撤離的手段,佔領立法院的學生們得以安然地住在裡頭。兩年過去了,隨著時光飛逝,民眾也淡忘掉,馬先生也下台了,新的立法院也蓋好了,那些舊立法院裡的學生還是沒有出來,民眾的物資捐贈也不再繼續了,學生們在裡面開始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,甚至在裡面生小孩、獵老鼠肉、接雨水喝、拔樹皮搗草根吃,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。二十年過去了,沒有人從裡面出來,也沒有人再進去和討論這件事。

某日discovery頻道以「知性之旅-被遺忘的城市角落」單元,向市府申請進入這棟被列管的舊立法院遺蹟,市府人員則回應:「這地方已不歸他們管了,可以去向營建署問問....」。節目情報小組是根據網民提供的「當年市政中心還保存著原始部落與原人的地方」之線索得知,難以置信與好奇心的趨使下一探究竟。一開始以為這是市政府的管轄,經過一番輾轉到了國家公園管理處,管理處人員給他們簽了幾份落落長的文件,丟了一句「進去要小心點」後便核準了,但他們不知道他們剛剛簽了一份生死狀。當日,管理處人員偕同警察,將設在舊立院外圍高聳的鐵柵欄開啟,那感覺彷彿來到侏羅紀公園;準備進去的時候,管理處人員擺著一付「裡面有不可告人密秘」的臉,冷冷的對著採訪小組最後叮嚀:「如果發生什麼事......RUN!!!!!」,不疑有他的採訪小組就這樣進去了。

先穿過長滿比人還高的雜草區,到了建物主體,摸黑越過了像是叢林的走廊,充滿惡臭的走廊都是泥溺根本分不清是泥巴還是大便,隨著前面微微的光火走去,好不容易到了會議中心,也就是二十年前學生霸佔主席台的地方,discovery特派員們低著身子緩慢且偷偷地向前,躲在原是記者看台區上觀察發現到,原本該是議會質詢的空間,現在成了部落居住的地方,而那些學生身上都沒穿任何衣物,有些人不知是頭髮鬍子太長還是身上長出毛來,除了手腳全身包滿著毛髮,甚至看不到任何臉孔。

這二十年來他們發生什麼事沒人知道,他們彼此間沒什麼交談,每個人只靜靜圍著爐火,有的吃著旁邊同伴身上的結晶鹽,那兒儼然已成為一個道道地地的原始部落。突然discovery採訪小組的攝影師一聲慘叫「啊~~~」,攝影師背後被像長矛槍的東西刺穿生亡,而discovery特派員一見到同伴死亡,連忙驚慌的逃了出去躲過了一劫,那些圍著爐火的學生,看著出外打獵的學生扛著新鮮人屍回來,各各手足舞蹈歡聲雷動,好像N年沒吃過肉一樣。攝影師被射殺後,這件轟動當年的「百人國會做愛」事件,才又重新喚醒大家的關注,國際媒體也大肆報導這則被稱為「被世人遺忘的國會禁區」。也因為有人死在裡頭,人民才再度的談論提及,電視名嘴也好、政論節目也好,連番上戰不斷放送過往的影片,現在已沒有人不曉得「這二十年前被學生佔領的舊立法院」了,甚至是許多外國觀光客唯一指名要參觀的地方,開啟了台灣觀光新頁。

因為輿論的壓力,當年沒解決學生訴求的馬先生,已高齡83歲的馬先生,無論在道德上,還是責任義務,都不得不出來面對。某日,在大匹中外媒體的SNG連線,各級首長官員到場見證下,馬先生被人攙扶進舊立法院,在記者看台區那,對著下面會議中心裡的學生們,用有氣無力的音量,拿著擴音器說:「學...生.....們,對...........不..............起,我...來晚........................了」,那些學生被上面突如其來的聲音,並沒有特別的驚嚇,只兩眼無神痴呆的望著上面的馬先生,聆聽著馬先生回應他們的三項訴求。馬先生拿著稿子念著「關...於...那個..................什麼...貿的三項訴求,咳咳咳................ 我咳咳咳.............現................在正..............咳咳咳.............式回.......應你....們的三...............項訴.............咳咳咳......求,.............. 咳咳咳........第一,.....................造成.......咳咳咳.........這..個......咳咳 咳...........國.................家........咳咳咳..............這.....個社會動...............咳咳咳.........盪不安,我向..................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.................所有............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...................的台...灣..人............道...............歉,歹...................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............勢!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............對.......不....................起,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而你........................們所在......................乎的........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................服.............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.............咳咳咳...........」,在還沒說完時,學生們像回神般的大聲撕吼:「馬的夠了!下台!Stop!Shut Up!Shut the Fuck Up!!!!!」。

一位像部落酋長毫不猶豫的拿起長矛槍帥氣的射向看台區,制止馬先生繼續說下去,但因為看台太高加上沒吃什麼東西,長矛槍並沒有射到馬先生,可是此時的馬先生卻被酋長打斷念稿而動怒,將手上的拐扙拔開來,變成一把西瓜刀大聲回嗆:「幹!現在是怎樣,我要回應你們,你打斷我說話!」,酋長不甘示弱回頭拿著火炬揮舞叫囂「有種跳下來頂孤枝啊」,馬先生被此話激怒了,二話不說從看台上跳了下去,好在跳在草叢堆裡,83歲高齡的馬先生頂多腳骨折,但比起二十年的仇恨斷一根腳算什麼呢,就算用爬的也要將二十年的仇恨了結清楚,一跛一跛的馬先生氣憤的將西瓜刀殺向學生,砍了五、六個手無寸鐵且赤裸的學生後,才有學生驚醒痛著喊道「殺人囉,報警啊!來人哦!」,這時被堵在議會門口二十年的警察終於聽到可以進來了,但那些警察已成骷髏人了,馬先生看到骷髏警察殺進來,緊張的丟掉西瓜刀,但那些骷髏警察還是走過來抓著馬先生說:「馬先生,你違反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,現在請你跟我們回警局做筆錄....」,馬先生被骷髏警察帶走後,那些學生又再次的手足舞蹈歡聲雷動,圍著火爐開心跳起自創的山地舞慶祝著。

五十年過去了,學生還是不肯出來,政府不得已將舊立法院正式設置為「國家公園原始部落一級保護區」。

【END】